首頁> 新聞中心> 大益頭條
分享到
大益與法國,緣續百年的淵源(上篇)| 從巴黎到勐海
發布時間:2019/9/21 12:15:21 來源:大益集團 作者:大益茶

如果說這世上有一個地方,單憑它的名字就可以成為“羅曼蒂克”的代名詞,那這個地方一定是法國。法國有巴黎那樣充滿藝術氣息的“流動的盛宴”,有里昂那樣厚重磅礴的歷史名城。從古羅馬的遺跡,到文藝復興的思潮;從舉世聞名的古典文學,到豐富多元的現代藝術……法國,猶如人類文明史上的一顆明珠,歷經歲月洗禮仍熠熠生輝。

timg (2).jpg  ▎遠眺巴黎

對大益人來說,除了浪漫之都、品味之都的美名,法國,還具有一份特殊的牽掛和意義。近百年前,兩位年輕的中國學子曾為大益與法蘭西結下最初的緣分。

大益集團勐海茶廠創始人范和鈞先生,江蘇常熟人,原名范櫻,是北宋詩人范仲淹竹園支后樂堂第27代孫。1924年畢業于上海浦東高級中學,獲學校公費獎金資助留學法國,就讀于巴黎大學數學系。巴黎大學畢業回國后,因結識茶界先驅吳覺農先生,由吳介紹入上海商檢局任茶師,并合著《中國茶業問題》一書。

微信圖片_20190910003356.png

▎范和鈞20歲法國留照

一九三八年,在抗日戰爭的烽火中,范和鈞懷著振茶業、換外匯、救中國的理想,臨危受命,攜妻帶女,來到瘴癘之鄉——云南佛海(現稱勐海),籌措創辦佛海實驗茶廠(大益勐海茶廠的前身),1940年,佛海實驗茶廠正式成立,由此開創了中國機械制茶的先河,寫下中國茶葉史上歷史性的篇章。

微信圖片_20190910003454.png

▎范和鈞在勐海

范和鈞先生的妻子婁允琴女士,同樣畢業于巴黎大學。巴黎大學醫學系畢業回國后,在上海圣心醫院任職,專攻婦產科。為支持丈夫以茶報國的事業,她帶著兩個女兒,長途跋涉,歷經艱險來到佛海,開辦了佛海第一家醫療所,用一己之長為當地百姓首次提供了現代意義上的醫療服務與保障。

婁允琴2.jpg▎婁允琴女士與女兒

窮鄉僻壤,瘴癘之區,創業之困苦非常人所能想象。砍樹、打磚、割草、壘墻,在當地群眾的協助下,范和鈞和同仁們僅用了9個月的時間,就把佛海茶廠建設起來。土基墻、茅草頂、紅磚墻、洋瓦頂,中西合璧、不同風格的廠房、倉庫和宿舍,建筑總面積達到3000多平方米。

全體人員.jpg

▎建廠職工合影

即便是在戰火陰影的籠罩下,巴黎歸國的學子似乎始終都保持著自己對生活的熱情,以科學、藝術相融合的品味,給最初的佛海茶廠留下了高貴的人文文化基因。他們甚至為當地土司協助修建過一座網球場,將西方之城市風情帶入到邊陲小城。可以說,法國文化曾照耀過中國茶業最初的一批先行者,在那個動蕩不安的年代,大益茶的基因和血脈,因法蘭西而平添了額外浪漫與激情的特質!

建廠合影.jpg

范和鈞和早期茶廠建設者.jpg

▎前輩先賢合照

?匠人之心,在范和鈞身上也早有體現。留學法國后期,由于公費斷絕,范和鈞不得不外出打工謀生。年輕的他只能找到需要極大耐心、極易過敏又氣味嗆人的漆器修補工作。憑借著過人的才智和細心的琢磨,他仔細研究那些流落海外、在中國已難覓蹤跡的明清漆器,為他的藝術創作生涯打下了基礎。

范和鈞.jpg

▎范和鈞留影

因戰爭和歷史變遷中斷了茶葉事業后,中年的范和鈞慢慢走上了漆器制作之路,曾著有權威著作《中華漆飾研究》一書。晚年去美國生活的他,將自己多年制作的未售精品漆器捐贈給了臺北華崗博物館,最終以漆器大師的身份留下了另一段令人唏噓的傳奇故事。

DSC_0055.JPG

▎晚年范和鈞【左一】與夫人婁允琴【左二】歸國留影

留學生,茶人,藝術家——范和鈞留給勐海茶廠的不僅僅是一段段歷史回憶,他身上所具有的和諧多樣的人文素養與氣質,深深烙印在大益人的血液中。以藝術之心制茶,打造具有高貴價值的人文收藏級茶品;以科學之心制茶,用飲茶這一方式提升人類身心健康福祉。從勐海茶廠到現在的大益集團,悠悠八十載,一脈茶香延續至今。

QQ圖片20190921002908.jpg

QQ圖片20190921002915.jpg

▎大益經典產品

范和鈞先生、婁允琴女士所締結的大益與法國的淵源,已有將近一百年。兩位先輩茶人曾經邁著輕快的腳步,漫走于巴黎街頭,用年輕人崇仰的目光,注視過那座別具妙韻的城市。也曾只身穿越勐海神秘蒼莽的山林,在青翠茶芽、裊裊茶煙中尋找理想的出路。他們絕沒有想到過日后,從巴黎到勐海這一段緣份,將譜寫出新的續曲。

大益和法蘭西之間還會有怎樣的故事?我們在下篇為您講述。

QQ圖片20190921001845.jpg



广东11选5五计划软件下载